跳至內容

會員通訊

「歲月留聲」- 鄒富名

每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歲月留聲」與您分享人生的喜與悲、高與低。

自入中學以後,我的成績就不像小學般名列前矛,反而一落千丈。一來學習的內容多了,二是教學語言是英文,三來靠以前沿用的對著書本自修的方法已沒有效果。日子久了,不但上課表現差,功課表現也差,考試自然名落孫山。同時,中學的活動更是群體型的,快速融入及靈活的溝通技巧更是必須。當時我缺少這樣的技巧,在課外活動上表現自然遜色。在處處踫璧的情況下,我開始討厭這個世界,從而沉醉一個不需要用語言溝通,但又能代表『我』的虛擬網上世界。那時候我瘋狂沉迷網上遊戲,每日花上十個小時坐在電腦面前打機不可。對於家人的指責,我用了一種極差的態度作出回應。功課?考試?隨他去吧。『反正我如何努力去溫書也包尾?溫了又有何用』我當時是如此想著。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實在太不成熟了。不但沒有去嘗試挑戰,反而選擇了逃避。對於周遭親友的關心同勸告,我不但沒有深入思考,反而當作耳邊風,也許是年少氣盛吧!其後,在我的日夜摧殘下,我的電腦終被我折磨至「HANG」,結果我只能重投書本的世界。同時,我的成績因沉迷「打機」而大倒退,結果引起了班主任的注意,學校安排黃志剛老師作為我課餘的輔導老師,為我心理上及學習上提供輔導及調整。在上到高中後,我選擇了最感興趣的文科科目作選修科,包括:中西史、地理、經濟等等。面對著感興趣的科目,我自然讀得起勁,成績也漸漸進步起來;並明白所謂:「因聽覺問題,所以處事能力差。」其實只不過是逃避問題的一個藉口。

在取得資格升讀大學的成績後,我按自己的成績選擇了嶺南大學為我的志願。大學的第一年,我因手術錯過了「大學O-CAMP」,也因此錯過了認識新朋友的機會,所以學期初,我彷彿又回到小學階段般,過著獨行俠的生活,獨自一人上堂、下課、食飯‥‥‥面對著新環境,我又選擇退縮了。

「識人呢D野唔太需要喇,朋友係重質不重量。」‥‥‥「課外活動呢D野唔需要,我需要專注成績,拎first hons。」‥‥‥「聚會呢家野,D人又唔識我,我又唔識佢地,去黎棧大家無癮。」‥‥‥

心魔又來了,又在製造更多更多的藉口,讓自己能夠「名正言順」地逃避問題。整個大學一年級,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催眠自己不需要社交。現在回想起來,我十分後悔。在考試過後,我決定投身社會工作,社會的歷練絕對能讓自己變得強壯及硬朗起來。

我找了好幾份工作,也沒有回覆,好不容易才能在家附近的餐廳當侍應。工作不容易,又要聽客人點了什麼,又要聽其他同事的教導(責罵),有時要處理客人的投訴,又要腦子轉得快‥‥‥有時人手短缺忙起上來,更要身兼多職,又洗碗、又收銀、又做水吧‥‥‥。工作的第一個星期,我不太適應工作。學習能力緩慢以致工作難上手,同時又怕犯錯,所以,有好多事情都不敢嘗試。後來人手短缺,不敢嘗試的東西及事情也要被逼去嘗試。

缺口,打開了。

我發覺我是有能力做到的。我戴上助聽器,把同事所說的甜品及果汁製作步驟及菜式上的別稱一一記錄下來,加以反覆背誦及練習,工作已無出錯及上手了。由第一天怕事及缺乏自信的小子,至一個月後,已成了獨當一面的小廚。開始主動和不同的客人及同事聊天,開始懂得建立及維繫我和他們的關係。後來又轉到迪士尼工作,把之前做侍應時所學到的社交技巧應用起來,慢慢地,也能適應新的工作環境及人事,更學懂何謂團隊精神。在那個暑假後,實在無法想像自己能跟正常人般的工作,還比其他人做得更出色更好。

生命的意義不在於它的長度,而在於它的闊度。而它的闊度就在於你有活得多精彩。也許在你出世時上帝跟你開了玩笑,令你聽覺受損。但我深信上帝在關了一道門時會為你開一扇窗。只是你暫時未知道那扇窗是什麼時候開,開在那裡而已。有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的霍金雖然行動不便,但他沒有因此而放棄對天文學及宇宙論的研究,終其發表宇宙黑洞論;尼克 • 武伊契奇天生沒有四肢,但勇於面對身體殘障,創造了生命的奇迹。他嘗試了很多我們認為他做不到的事情,他在不同的地區及國家演說,一次又一次地鼓舞了很多人,為這世界帶來很多正能量,至今他已結婚並養育自己的小孩。他們雖有殘障的問題,也許正常人看來他們的生命沒有什麼意義,但他們用行動一次又一次證明「前面是絕路,希望在轉角」。

他們已成功了,而我又在成功之路的一半了,而你呢?我期望著你會是下一個成功者。

鄒富名大學生活照片鄒富名小時候照片

[返回上頁]

會員申請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年報整筆撥款週年財務報告(17-18)個人資料使用安排有能者‧聘之約章颱風及暴雨安排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Facebook專頁聽障青年支援網絡關注聽障學生權益會聰鳴語音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