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會員通訊

歲月留聲

一位聽障孩子爸爸的告白:天賜給了我一份獨一無異的禮物

父母對孩子的愛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但對一個聽障孩子的爸爸而言,卻伴隨著內疚感,「曾經佢同我講,『爸爸,我唔鐘意做殘疾人士。』足足講過兩次。」;「喺教育上我亦會有掙扎,小朋友可能會覺得『我已經好慘,你仲咁嚴格?係咪唔錫我?』,有時忍唔住會話佢,之後又會好肉痛」。眼前的柏醇爸說得輕描淡寫,個多小時的對談中卻偶爾出現長長的沉默。

11歲的柏醇是家中獨子,出生翌日在聽力普測中確診雙耳嚴重聽障,須永久佩戴助聽器。一份天賜的禮物卻帶有缺陷,對父母對孩子都充滿打擊,「嗰陣真係日日以淚洗面,當時資訊又唔發達,好徬徨 」。有天,爸爸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講述聽障父子的特輯,才使他振作,決心從憂傷中走出來,他堅持與孩子用口語溝通、頻繁的言語治療課、覆診、聽力測試和調較耳機,從此成為他們生活一部份。

從聾福會的早期教育及訓練中心、白普理幼兒中心,到現在的主流小學,柏醇漸漸要面對心理和社交上的問題,爸爸表示:「喺學校有唔開心,佢都會主動同我講,佢話同幾個熟嘅朋友分班唔開心,言語治療師亦觀察到小息時其他同學玩UNO,但佢融入唔到。」柏醇亦曾向爸爸坦言,不喜歡有聽障的自己,「我同佢講,人人都有唔同嘅長處短處,好似爸爸有近視要戴眼鏡,你有聽障就要戴助聽器,你自己都唔接受自己,人哋點會接受你?」

在爸爸眼中,柏醇重家庭、關愛父母,恪守規矩,但卻內向且缺乏自信,三年班時被老師留意到他有運動天份,每次班上的跑步練習均跑第一,聾福會家長資源中心主任文姑娘亦鼓勵柏醇開始學習跆拳道,增強其個人信心和毅力,從此開始了艱苦的跆拳道之路。這兩年來,爸爸全看在眼內,既心痛又安慰,「柏醇學跆拳道頭兩個月,拉筋好痛好辛苦,一離開中心過咗對面馬路就喊,喺屋企次次一聽到夠鐘學拳就入房」。幸好兩年以來柏醇得到中心主任及職員不停的鼓勵,同時巧合地發現教練Ben Sir就是當時電視特輯中聽障父子的小孩,更加鼓勵柏醇努力克服,由起初每一個動作都需要教練點頭示意正確才有信心繼續,到現在已是一個大師兄,能充滿自信地在眾人前參與賽事,更在不少比賽中獲獎,在身心上都有所成長。

現時爸爸是關注聽障學生權益會的委員,向來性格內斂的他跟孩子一同成長,勇敢走出安全區,希望為聽障孩子爭取權益出一分力,同時亦希望作為一個榜樣,鼓勵更多父親多關顧和陪伴孩子。父母總希望為孩子作最好的準備,然而,到底最好是甚麼?柏醇爸爸表示:「只要佢能夠應付到日常生活,做咩職業唔緊要,快樂成長,做自己想做嘅事就係最好。」

父親節時,問及柏醇有甚麼想跟爸爸說,他一臉腼腆:「爸爸,父親節快樂,我愛你。」兩父子相視而笑,從他們眼中看到了無比的愛。

柏醇和爸爸合照

柏醇一家合照
柏醇一家關係融洽。

柏醇和Ben Sir合照
跆拳道教練 Ben Sir 的教導、支持和鼓勵,成就了柏醇的脫變。

柏醇照片
經過兩年的苦練,柏醇已取得黃綠帶的資格。

文姑娘和柏醇一家合照
家長資源中心中心主任文姑娘通過運動為柏醇建立自信和毅力,並為其家庭提供各種支援。

柏醇和爸爸合照
爸爸形容與兒子既是家人,亦是朋友。

柏醇和爸爸合照

[返回上頁]

會員申請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年報整筆撥款週年財務報告(18-19)個人資料使用安排有能者‧聘之約章颱風及暴雨安排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Facebook專頁聽障青年支援網絡關注聽障學生權益會聰鳴語音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