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會員通訊

歲月留聲

每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歲月留聲」與您分享人生的喜與悲、高與低。

聽障改變了我,同時我改變了對聽障的看法。

撰文:劉家銘

我一出世已是雙耳嚴重聽障,從小到大一直在主流學校讀書,作為校內唯一的聽障生,感覺總是比別人與眾不同。

讀小學的時候,記得一次上堂時,被一位不知情的老師當眾很兇惡地罵我:「你係咪聾架!」,當時聽到這句說話覺得很傷心,回到座位上嚎哭,事後回想,這位老師沒說錯,我的確有聽障,但這件事已成為我久久未能釋懷的童年陰影。

改變心態

小時候常常被人取笑我發音不準,令我一直十分害怕面對群眾演講,後來慢慢克服及改善發音的問題,說話變得流利多了,文憑試成績最好竟然是中文說話(5**)。因為天生聽力上的不足,令我自覺一定要比別人努力讀書來證明自己能力。

可惜,聽力退化從來不在我掌握之內。讀高中至今,我的右耳曾反覆出現四、五次的突發性失聰,這種屢次出現的失聰沒有一個明確醫學上的原因,正如我須接受我與生俱來是聽障一樣。病發時右耳會聽不到絲毫的聲音,真的很無助。每次及時就醫,等待一個多月後聽力可回升一點點水平,但聽力卻已大不如前。

幾次突如其來的右耳失聰,令我深深意識到自己聽力原來有機會一直退化至完全聽不見,甚至不能逆轉,並覺得自己必須做些甚麼準備這一天的來臨,於是那時開始我便學習手語,認識了這種聾人溝通的語言,甚至現時報讀了手語語言學碩士學位。

憑努力尋求突破

在大學一年級時參加了大學的社會服務團,機緣巧合下認識了聽障青年支援網絡(HISN),並於2016 年加入成為幹事,參與策劃不同的交流活動。一直想以自己微小力量改變社會的我,2018 年更有幸加入了聾人會員委員會(CDM),更曾作為代表到立法會發言,希望從社會政策上為聾人謀取福祉,我亦期望將來有更多的突破。

起初認識我的人,會覺得我比較內向慢熱。若跟我熟絡了的話,會發現我總會從別人說話當中,加入自己的笑點,令人哭笑不得,這份源於我經常聽錯別人說話而引起的誤會,漸漸變成我的性格特質之一,希望這份「搞笑」能繼續感染他人。

家銘排除萬難,從香港理工大學順利畢業。
家銘排除萬難,從香港理工大學順利畢業。

家銘(最後排中)加入了本會的聽障青年支援網絡(HISN),策劃了多個活動,與其他會員感情深厚
家銘(最後排中)加入了本會的聽障青年支援網絡(HISN),策劃了多個活動,與其他會員感情深厚。

[返回上頁]

會員申請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年報整筆撥款週年財務報告(18-19)個人資料使用安排有能者‧聘之約章颱風及暴雨安排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Facebook專頁聽障青年支援網絡關注聽障學生權益會聰鳴語音工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