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會員通訊

歲月留聲

每個人都有一個獨特的故事,「歲月留聲」與您分享人生的喜與悲、高與低。

不斷努力 尋求突破

許朗在2013 年聽障奧運會中獲單車金牌,2014 年仁川亞運會鐵人三項賽第五名,2015 年世界鐵人錦標賽第三名

許朗小孩照片

在我五個月大的時候,因為一次醫療事故,令我的聽覺神經受到永久性傷害,被斷定為極重度失聰,我的人生,從此變得不平凡。

媽媽在為我尋找治療方法的過程中,經歷了許多波折。在我兩歲的時候,媽媽帶我到聾福會的獅子會九龍特殊幼兒中心接受語言訓練,日常生活都以唇語為主,這為我日後與人溝通奠下了穩固的基礎。

在七、八十年代的澳門,絕大部分的聽障學生只能在協同特殊教育學校就讀。為了讓我得到較佳的教育與成長環境,媽媽向幾間學校作出多番嘗試,我終於獲得嘉諾撒聖心中學的錄取,開始接受正規的學校教育。

作為一個極重度聽障的學生,在主流學校就讀很困難,因為我需要完全依靠讀唇來應付學業上的各種難題,包括老師平時在課堂上的講授、同學之間的溝通、默書、會話及聆聽考試,甚至音樂課等。

由於昔日科技發展的限制,當時的助聽儀器無法幫我辨別聲音,小時候的音樂課,是我最討厭的課堂。每當音樂考試的時候,我總要硬著頭皮站在台 上,毫無節奏地亂唱一通,令我感到很難受。但是,多年後我才發覺,當初在音樂課要站在台上唱歌的 經歷,訓練了我的膽量,現在的我可以很輕鬆地面對鏡頭,接受眾多傳媒的訪問。

要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避免被淘汰,必須有發奮圖強的決心與毅力,這間接造就了我堅毅、自信而開朗的性格。除此之外,媽媽獨特的教育方法,亦為我注入不少動力,加上身邊總有熱心朋友的幫助,令我更積極克服學業上的困難。高中後,我透過內地的大學公開入學試,獲得北京體育大學的錄取。

在異地生活,當時不太懂普通話唇語的我,像個真正的「聾啞」人士一樣,只能用紙筆與老師及同學溝通,上課一直在抄老師及同學們的筆記,下課後在 圖書館翻閱很多書籍,經常與同學參加校內的活動,務求盡快適應陌生的語言環境。在北京過了一年後,我逐漸適應了學校的生活,於是開始走出學校,透過互聯網,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週末相約一起進行單車練習及參加單車賽事,過著更豐富充實的大學生活。

大學本科畢業後,我再考獲北京體育大學碩士研究生的入學資格。其後,我在澳門以兼讀形式修讀碩士課程。每天清晨參加三項鐵人比賽的練習,其後工作至傍晚,下班後就趕往學校上課,如此經過四年繁忙的打工一族、學生與運動員的生活,不斷應付畢業論文及頻繁的三項鐵人比賽,幸得媽媽的支持及照顧,讓我沒有後顧之憂。

畢業後,我仍積極參與主流競技體育運動,希望藉以喚起社會對殘疾人士的關注,讓社會更了解聽障人士的能力,達致真正傷健共融的和諧社會。

討厭、辛苦的事,有時是連結夢想的橋。若靜靜呆坐著,再偉大的夢想都不可能達到。人是需要付出努力,嘗試作出實際行動,才有機會去追尋自己的夢想。愈努力獲得成功,人生就愈有趣及有意義。

我是一個很幸運的人。我慶幸自己有一個很棒的母親,她用盡一切方法來教導我;我慶幸自己出生在一個資訊科技發達的時代,利用現有的科技,隨時隨地與他人溝通已經不再困難。

假如當初沒有聾福會幼兒中心老師的教導,假如當初沒有媽媽的堅持,三十年來不斷用心教導,一定不會有今天的許朗。唇語,是我在社會上賴以生存的重要技能。感謝您們,讓我有機會演繹精彩人生!

許朗畢業照

許朗與單車合照

[返回上頁]

會員申請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年報公開籌款審計報告整筆撥款週年財務報告個人資料使用安排有能者‧聘之約章颱風及暴雨安排
香港聾人福利促進會Facebook專頁聽障青年支援網絡關注聽障學生權益會聰鳴語音工具箱網上活動報名